阿圈圈

姬~腐~

在那片大陆上吹过的风中的名字我们至今仍未知晓。

《风声途》迟来的短评:

在那片大陆上吹过的风中的名字我们至今仍未知晓。


收到《风声途》的本子好几天了,然后每天晚上都会读几篇,好久没有这样在忙过一天,靠在床上,翻开书去回味那些心照不宣的愉悦。回想起来,我应该是一年之前开始追的文。很多记忆(特别是创伤性的事件)很容易在周年性的时候爆发出来,因为这个时节的风中的味道,空气的潮湿度,环境景致的重现都容易让身体自发地回忆起去年这个时候发生的事情(泥垢)。那时候保研之后百无聊赖,就去AL的贴吧看文。有一天在同学的怂恿下去献完血,回来躺在寝室床上头晕晕的,习惯性地打开贴吧,点开了一篇刚刚更新的新文《风声途》(当时觉得名字很酷嘛),没想到便开始了长达一年的追文之旅。我是AL多年的老粉,看过许多同人,但是这一篇却格外有感觉(用谷阿莫的话说就是,这篇和外面的妖艳贱货好不一样,好清纯好不做作哦,泥垢!)。末九大大的文学功底真的是超级好啊,写虐心的情节不矫情,写逗比的桥段不尴尬,看了之后笑中有泪,余音绕梁。情节的跌宕起伏中,有时候胸中又好像挤压了许许多多无法释怀的情绪,不吐不快。有时候又像迎来一路舟车劳顿之后的豁然开朗,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请想象自己的痴汉笑)。其实我觉得evagreen大大对《风声途》的评价真是太中肯了,人物只有在原著背景下才真实感人,才有血有肉,带入感才强。这也是我不太看AU作品的原因,并不是说AU不好,而是原著背景的人物才是我们热爱同人cp的理由,才是一切的源头。《风声途》之所以优秀正是因为它的原著背景,而原著背景的后面其实是作者对托尔金作品的钻研和热爱,一部让人望而生畏的《精灵宝钻》想必阿九一定读了一遍又一遍,那些艰难晦涩的人名和地名经过一遍遍细致的梳理,精心而又不经意地展现在读者面前,让人领略到电影之外,中土世界的美妙而壮阔的风土人情和历史线索。所以,一个既有天赋又勤勉,还对原著充满热请的大大写的AL同人文,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泥垢)
前段时间没有登lofter和阿九聊天的时候她说“三次元以学业为重”,让我瞬间充满了作为一名现充的羞耻感。是啊,在三次元的世界里呆的太久了,读研究生以后一天到晚眼前就是paper。literature不再是文学作品的意思,而是汗牛充栋的科学文献。脑子里经常想的就是实验,数据,显著性水平。看任何一篇文章会批判性地思考它背后的实证是不是足以支持它的论据。闲暇的时候也只是用朋友圈里段子或者推送,这些只言片语的破碎信息来填补同样支离破碎的闲暇时间。有多久没有静下心来去阅读一本纸质书籍了。当我收到《风声途》的邮递的时候,整个人仿佛像是成为刚铎国王的阿拉贡在沉冗的文书中抬起头,看到小莱站在他面前笑着说:“你把我忘了吗?忙碌的刚铎国王”,那时候的心情,一瞬间的震惊和随之而来的羞愧,又带有久违的亲切和可以预见的美好。《风声途》正是这样神奇的作品,像是一股清流(手动滑稽)流淌进了躁动不安的心田,带给我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属于灵魂的巅峰体验。文学作品的力量真的很神奇,它可以将那些同样拥有美好心灵的人们聚集起来,可以将人们内心沉淀下来的声音娓娓地道来,可以将白纸黑字中的人物和情节变成记忆里面影影斜斜地极其自然地联想(可以了可以了,喂)。
      

       好久没有写这么“矫情”的文字了,感情对于我这样理性的人来说太浮夸,太没有必要,以至于我一直在括号里人格分裂一般地开启自我防御机制(这里真的很像说一句你们经常说的精分其实不是你们想表达的精分,精分是精神分裂症谱系障碍里面的,而多重人格障碍才是你们想表达的那个意思,它属于分离性障碍中的一种,大家别理我)。说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最重要的就是下面的话啦:

      感谢托尔金先生为我们创造出中土世界的语义记忆,感谢彼得大帝,开花和维果给我们带来精彩震撼的图像记忆,最后的最后感谢末九大大给我们带来的中土世界里更广阔更深远的延展的内隐记忆,其实在那片大陆上吹过的风中的名字我们至今仍未知晓。

此致敬礼,All the best to @阿九。
你的小迷妹,阿宣敬上。


评论

热度(31)

  1. MJ末九阿圈圈 转载了此文字
    这哪里是短评简直就是大长评XDD! 一年多之前开始写这篇文的时候开头就不是很好,一直风格很奇怪也没